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农村裏的幸福男

农村裏的幸福男
年农忙后的季节,天气异常闷热。那天恰逢村庄传统的祭祀日,也是最重要
的节日。一连五天家家户户都不串门,也不得耕作,只能在家诚心祭祀地神,期
盼苍天继续保佑风调雨顺。这天,我们早早起床,因为这是我在她家过的第一个
祭祀日,第一天的祭祀尤为重要,全家都得沐浴熏香,晚饭也準备得异常丰盛并
且要连喝五天五谷酿造的白酒。当晚午夜之后方可行房。她们母女俩从清早起来
就打扫房间準备酒饭,晚饭时我自然上座。全家开始吃饭了,她母女俩的酒量吓
了我一跳,从未想过女人喝酒也那麽厉害。而我自己一向不胜酒力,何况这种自
家酿造的土酒,纯度极高酒兴暴烈,才几杯下肚就发觉头重脚轻。当晚由于我还
有重任要办,也就不再劝酒,而她娘俩碰杯必乾。以前祭祀之日,但凡这些家中
没有男性的寡妇都由村中长者代为祷告。如今家中终于有了男人,而且受村民尊
重的男人。丈母娘越想越高兴,频频地和女儿举杯。快至子夜时分,娘俩都已脚
步轻浮,舌头髮麻。而我更是头痛欲裂,只想找个地方倒头就睡。娘俩看时辰已
到怕耽搁大事,一起将我搀扶起。我虽头昏脑胀,也不是那种喝两口酒就不知东
西南北的人,就叫她俩放心去睡。于是母女俩分别摇摇晃晃着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此时的我,一口气将一碗浓茶一饮而尽,拿瓢水洗把脸清醒一下,这才跪在
供台前学着老人们念念有词,祈祷上天继续赐福……简单的仪式完成后,肚内一
阵翻滚,急忙挣扎着跑到院外呕吐。当晚的皎洁月光挂在天际,半夜的凉风袭来
顿觉一阵舒爽。回到堂屋内关上门,就蹒跚着摸回房间。虽然躺在床上,但感觉
身子就似漂浮在空中一样十分难受,根本没有睡意。声旁的肉体因酒精的关係浑
身燥热,热气将胴体先前熏的檀香激发出来惹得我睡意全无。我恼怒太热,把被
子蹬到床脚,整个身子贴着妻子的后背。滚烫的屁股碰触到肉棒,我一时沖动起
来。看看早过了子时,想摇醒老婆搞一回。但身边的肉团像根木头似的一动不动。

  我只好强行脱掉她的三角叉,采用侧卧姿势把异常肿大的肉棒抹点口水放在
阴道口摩擦,胸中好象有一股热气,不发作出来实在不舒服,于是就顾不得妻子
的感受。虽然阴道内分泌的**不够多还是强行把肉棒刺了进去。谁知这一搞,曆
史就从此改写……

  丈母娘虽然酒量好,但今天高兴喝得过了量。蒙蒙胧胧中觉得有个男人翻身
爬上她的床,在旁边辗转难眠,又把被子蹬到床脚。后来竟然动手强行脱掉她的
三角叉,而且把肉棒放在自己阴道口摩擦。初时还以为是幻觉,因为这种幻觉以
前也出现过,也作过和男人性交的春梦。当肉棒刺进阴道的时候,立刻感到下身
一阵真实的疼痛方才醒悟:今天绝不是幻觉。那麽这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
宝贝女婿了。天……一想到这,浑身一震酒劲吓醒了一半,想挣扎起来阻止,但
浑身哪还有力气。脑袋裏乱糟糟的,想出声阻止女婿这种荒唐行为,但又不知说
出来后该怎麽收场。村子裏要是知道这种不伦通奸可是要被关入猪笼沈入江底的
啊……

  我迷迷糊糊侧躺着,把肉棒一下一下的戳进阴道。妻子的身体左右轻微扭动,
更是激起我无限慾望。想想也隔了一个星期没有搞了。于是狠命地抽插了一二百
下,汗水把身子完全浸透。本来天气就很闷热,现在又因酒精的作用更是燥热难
当。乾脆把妻子的身体扶起令其跪趴在床头,自己抓住妻子的屁股在后面用劲往
裏捅。眼睛已勉强适应黑暗,月光从窗户裏洒进来,刚好照在老婆的脊梁、屁股
和双腿。不过也真的有点怪,我怎麽发挥的这麽好?有种说不清的快感!而且双
手触摸妻子的屁股和大腿,感觉肌肉特别结实,肉棒撞击之处极有弹性非常受用。

  莫非是这种土酒有催情的作用?

  此时丈母娘大脑意识已基本恢複,但身体还是不太受自己指挥。一个农妇本
来就没什麽主意,现在居然被女婿狠搞。她心裏肯定十分难过。总得想点什麽办
法阻止这种荒唐事吧。可恨自己的身体偏偏和思想背道而驰,竟然开始迎合女婿
的攻击!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当把她的身体固定成跪姿时,自己似乎还在配合。

  想到这裏难受得想哭,偏偏女婿的抽插质量颇高,每次都把鸡鸡顶进阴道深
处,在子宫口转几圈才退出接着又再次侵入。接近三年都没尝过被乾的滋味了,
此时让自己几乎升天的居然是女婿。

  这些都是后来知道的。我只记得当时酒精随着体热逐渐散发,也越来越发现
不对头:一方面,今天这种快感是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这恐怕不能用酒精助兴
来解释。另一方面这具肉体可跟妻子不同,发育得相当成熟。虽然皮肤不如妻子
细腻,但手感极佳。健壮的肌肉随着我肉棒撞击有节奏的颤抖着,有一种力量之
美。此时我也猜到了七八分,只是月光只能照到眼前胴体肩膀以下的部位,看不
清房间摆设。想到这,我反倒没有恐惧。要弄清楚胴体身份才是目前该解决的。

  我咬咬牙,下定决心把眼前这具肉体翻了过来。月光还是照不到脸庞,但那
肚兜……那肚兜可不是妻子的啊……??暗红色底版边上一圈刺绣下端呈三角形
刚好遮住阴部,健美的胴体在半裸的肚兜掩映下若有若现非常性感。刚刚一直用
侧卧和后入式,而肚兜偏偏背后是全裸的,所以一直没发现。当我知道胯下的胴
体是丈母娘时真的倒吸一口凉气:这算哪门子事呢?如何收场?怎麽和母女俩解
释???一连串问号涌现心头。不愧我脑子灵活反应快。心想,这荒唐事恐怕还
是得暂时接着演,否则这麽呆立着更糟。至于怎麽收场再说吧……心裏想着但也
是片刻之间的事,于是我立刻又把仍耸立的肉棒插了进去,却活生生不敢把身子
趴在丈母娘身上。始终怕四目对视太难堪,于是跪坐着握住她的脚腕往上一提,
架在自己肩膀上,腰间用力耸动,又开始玩弄眼前的丰满成熟的胴体……

  丈母娘被我又把身体翻过来仰面朝上,这时她差点叫出声来,可实在没主意
阻止,正在心慌意乱的时候,双腿又被女婿架起,阴道再次被肉棒塞满。那一进
一出的快感迅速弥漫全身……心裏想着:女婿是不是根本没发觉?一直还以为在
乾自己的老婆呢??感觉女婿将自己的肚兜解开扔在一边,双手按在自己的乳房
上揉搓,肉棒的撞击一阵猛过一阵,突然有了主意:不如让错误发生下去,不如
使出浑身解数把女婿折磨得精疲力竭,乘他睡着后再想法把他弄回自己的房间…
…有了这主意后像放下一块巨石,于是躯体扭动全身心投入到肉慾的浪潮中……

  我从年轻丈母娘的身体语言中也判断出她可能酒醒了,只是尚不能猜测她的
心思,既然她不揭穿,看来以后的事好办。况且此时的她**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看来也极度兴奋。心想也许痛快的满足丈母娘后可逃过一劫。当下也是全身心投
入战斗……偏头舔着架在肩膀上结实饱满的长腿,下体什麽九浅一深……所有对
付女人的法子都用上了。丈母娘虽把呻吟压抑在喉头,但身体却极淫蕩的引诱撞
击。屁股吻合着肉棒抽插的节奏,硬是把我搞得高潮叠起。

  不过我实在没想到,相貌并不出众的丈母娘床上功夫居然出类拔萃!这哪裏
是在玩弄女人,分明是被丈母娘玩弄嘛……本想把丈母娘搞到云宵,哪想到自己
倒败下阵来……抽插了几百下,精关把持不住,只好宣布投降。于是拔出肉棒射
在她的双乳上。丈母娘也被搞得精疲力竭舒服极了,也真想躺在女婿的怀抱裏睡
去……但一想到大犯禁忌又吓出一声冷汗。只盼望我赶快睡去……哪不知我只是
躺在那裏喘气,丈母娘心中一遍一遍的求菩萨赶快把这个小冤家带进梦乡……她
正战战兢兢的想着,猛然见我爬起来,把她吓得脸朝裏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听
见我自言自语的说要上厕所,只有这个办法了。接着就走出房间。又过了一会听
见隔壁的房门开了又关上,此时丈母娘才长长吐了口气:如此结局真是再好也不
过了……又磨蹭了个把小时,我知道丈母娘悄悄的把我的衣裤抱回,小心的放在
我们房间。踮着脚尖摸回来躺在床上后这才想起清理我留在她乳房上的精液。浓
浓的混浊精液一下又把她带进刚刚那些疯狂的场面上……丈母娘的脸一边热一边
享受着作爱后的余温,一边骂自己守了三年的贞操就这麽被女婿给破了。心想这
事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心情烦乱之极,很久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丈母娘一看到我们夫妻就心慌意乱,也许是感到十分羞愧。我知道
她悄悄地观察我。我当然要装做似乎什麽都没发生过,此时她才稍微心安。但晚
饭时却再也不敢喝多了,同时一直留意我会不会再像昨晚一样喝得乱性。而我肯
定今晚也不敢喝多,看来昨晚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于是丈母娘一下子安心下来,
但又有点失望似的早早就回房安歇……

  经过一个白天没发生什麽事之后,我也算一块石头落了地。晚上躺在床上始
终浮现出昨晚的事……肉棒无须刺激,光回想起丈母娘的丰满成熟的肉体就高耸
如云。偏偏妻子此时又俯下身来含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弄。本就满脑子淫蕩的画面
此时一经刺激更是淫心大发,何不把妻子推倒在床上就狠乾起来?我发胀的肉棒
撞击老婆大小阴唇,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老婆好象很惊异自己丈夫今天的
表现,抽插得十分狠近乎疯狂。好象从未被这麽折腾过……这样美美地乾了一会,
我的脑海裏又涌现出昨天的场面:奇怪了!怎麽年纪38的丈母娘给自己带来的快
感竟超过正当妙龄的妻子???心裏烦乱得说不出一种合理解释,我的动作越来
越粗鲁起来。短短时间就换了几种姿势。

  老婆桂花可惨了,本来就思想单纯,哪裏知道丈夫想些什麽?被丈夫的肉棒
撞击得又哭又叫。我有意很大声喘着气,一次一次把肉棒插进阴道深处,但越插
越糊涂:怎麽昨夜的景象就是挥之不去呢?越是想不通下身越是用力,桂花的嗥
叫声充斥房间,全身出汗泛红,受不了差点昏厥过去……

  我狠命的搞、大声的叫都是有意的,就是要让丈母娘在另一间房间能听到,
此刻的她也许比在地狱还难受:心想,这女儿女婿是怎麽了?平时可听不到这麽
大的声音啊???女儿的浪叫声似乎永不停息的传过。昨晚女婿在自己身体上蹂
躏的情景又出现在脑海……那肉棒有力的抽插、直抵花心的快感……桂芝双腿情
不自禁的夹紧起来,可惜那裏空蕩蕩的毫无一物。大腿内侧一阵凉意,手指一摸
竟然是自己的**流淌出来……丈母娘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急忙把注意力转移
到其他地方。可女儿那叫床声实在受不了,浑身燥热。想起自己真是命苦,身体
正值虎狼之年,却在家守寡。如今身体欲火难平生不如死……正在全力抵御欲火
的时候,终于隔壁停止了叫床声。看来女婿已经洩了。丈母娘摸了摸下体,早已
潮湿一片,心裏七上八下的十分失落。本以为就此平息了,哪料身体的燥热竟久
久不能散去,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明明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心境仍是欲火
焚烧。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蕩妇……

  妻子桂花经过我狠命折腾后倒头就沈沈睡去,有意思的是我居然还是睡不着。

  心裏十分烦乱,心想昨晚的事原来对自己影响那麽大啊!!过了一会,突然
听见隔壁的房门开了,明显听得出丈母娘小心的走到院子裏,接着院门也开了。
都这麽晚了丈母娘要去哪裏?会不会出什麽事?我一时好奇起来,心裏思索着跟
着去看看。转头看看老婆睡得很沈,于是悄悄下床,穿起衣裤滑出房间……

  天边没有云彩,月光照耀下能清楚看到环境。远远的跟着丈母娘唯恐被发现。

  一直跟到村子的小河边。只见她了停下来向四边周看了看没人,于是就开始
脱衣服,吓得我连忙在河边的草丛裏卧下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这一看可把
我惊呆了!丈母娘脱了个精光,月光照着白白的肉团显得格外好看,丈母娘还把
头上的包布解下来,头左右一晃动,头髮很自然地散开来,竟然到达脚后跟足,
可能有一米六七之长……

  在这家住了一年,我从未想到过或看到过丈母娘的头髮那麽长!昨晚乾这具
肉体的时候头上仍包着布的!头髮顺着胴体的曲线自然的垂在身后,晚风掠过不
时露出些许肉体。修长的大腿站在河水裏,浑圆饱满的屁股示威一样微微上翘,
半遮半现的胴体在月光照耀下散发出一种原始而又野性的性感……立即发现我的
肉棒又开始坚硬起来……

  原来丈母娘在床上满脑子淫乱画面,欲火迟迟不能熄灭,这才跑到河边欲借
清水浇灭欲火。可哪裏料到后面一直跟着个男人,而且是极度兴奋的男人。当她
一步步走进河裏,冰冷的河水刺激着皮肤,激起一片小疙瘩,待水漫过腰部后她
停了下来,双手捧着冰凉的河水一遍又一遍的浇在自己身体上的时候。我心中的
那股沖动一阵比一阵强烈。丈母娘由于常年劳动,因此身体较少多余脂肪,肌肉
结实紧崩崩的裹在骨胳上相当健康,完全有别于少女的那种美感。丈母娘心想,
都到了河边,乾脆彻底洗一洗吧。于是低头弯下腰,把头髮从脑后捧到水裏搓起
来。一对乳房因地心引力垂下来,虽然乳房有些松软,但从我这个角度看却又是
异常性感。脑部热血上涌,此时什麽禁忌全都跑到九霄云外……赶集扯掉衣裤,
裸体就向丈母娘沖去……

  刚踏入河水激起水声,丈母娘立刻察觉偏头,一看竟然是昨夜把自己弄得销
魂的女婿!!他来做什麽?由不得多想便惊呼一声往河心逃去。胴体又往水面下
沈了几分,这才双手护住乳房转过身来。一看却没有任何蹤迹。 .正在疑虑中,
猛然发现水下一个人抱住自己的双腿,接着一个头顺着胸脯钻上来面对自己。俩
人面目相距仅几寸之余,这不是自己的女婿还是谁?她慌得六神无主,转过身再
逃却被我一把抱住不能动蕩。肉体拼命挣扎但不敢呼救:这事被村裏人知道了可
不是闹着玩的!况且大半个身子在水裏也使不出力道……

  我色胆包天,此时从丈母娘后面抱着,双手握着乳房揉搓,肉棒顶在屁股沟
上乱戳。轻声调地哭喊着叫我住手,却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现在的我哪裏肯
听,但也找不到什麽理由说服丈母娘就範。肉棒坚硬无比,不找个通道誓不罢休。

  心想今晚说不通就只有强姦了……于是用力把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自己,把
嘴巴堵过去。丈母娘嘴巴被堵,只能发出哽咽声,拼命挣扎,誓死维护清白。但
哪裏是男人的对手?心想今晚可能是逃不过去了……屈服的心理才一産生,反抗
的劲力立刻弱了几分……

  我右手搂住丈母娘的腰身,左手擡起她的大腿,肉棒顺着另一只大腿就往上
摸索。丈母娘左腿被擡起阴唇被迫打开,不一会就感觉肉棒摸索一阵后刺入阴道。

  「啊」的一声虽然嘴被堵着,但仍然张开牙齿。我乘机把舌头送了进去,虽
没有前戏,但拜河水所赐,肉棒轻松插进丈母娘阴道。肉棒一找到合适的通道立
刻开始抽插起来。她身体站不稳,只好用双手鈎住女婿的脖颈保持平衡。远远的
只看见两个人头在水面上一起一落。

  丈母娘又羞又恼,更恨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争气,居然又有了那该死的快感。

  身体被我的肉棒顶得上下起伏,舌头也被裹住。快感传递到全身,左腿不知
什麽时候脱离了我的手掌而主动鈎住女婿的屁股。手裏握着丈母娘乳房揉搓,指
尖不停的在乳头上划圈,嘴裏呷着她的舌头添弄。长髮漂浮在四周水面,随着肉
体激起的水波起伏……这景象把我的性慾激发到顶峰,肉棒更加兇狠的撞击着宽
松的阴道……

  丈母娘的上中下三路被我夹击,守寡多年的肉体哪裏经得住这般折腾喘息不
止。另一只大腿也被我擡起来围在臀部,变成全身淩空。双手托住丈母娘肥美的
屁股,借助水的浮力自下而上不停沖刺……可怜丈母娘被我乾得娇喘连连,求生
不能求死不得,心裏恶毒的咒骂自己真是不知廉耻的蕩妇……

  说实话,我这才第一次近距离打量丈母娘的脸庞:原来丈母娘是那麽迷人啊。

  眉头紧皱却挡不住标緻的五官,虽然额头和嘴角有些许鱼尾纹却多了一种成
熟的娇媚,那种欲怒还羞的表情更加强烈地刺激着我。只好把浑身力气集中在肉
棒下,毫不客气的疯狂糟蹋丈母娘的肉体……

  我拔出肉棒,把丈母娘横抱在怀裏,一步步向河岸走去。看着怀裏丈母娘娇
羞的表情,一双长腿在臂弯裏一甩一甩的心裏愉快极了。快步走到刚刚那个草丛
中,放下怀裏的肉体,把衣裤铺在草丛上,又把她放平在上面。我灵巧的爬上丈
母娘的身躯。她知道女婿一直没射,知道还要再战一场,心裏十分複杂。竟会和
女婿乾出这等丑事……可那肉棒真是极品,把自己弄得通体舒适,真要离开了倒
也遗憾。

  我爬在丈母娘娇羞的身上舔着耳朵,事已至此还当没什麽事看来已是不可能
了。运用我的聪明才智与口才轻声安慰着,一点点打消她的顾虑,告诉她这事根
本不会有人知道,天地作证。我永远不负母女俩。等等……

  我舌头灵巧的滑过腹部、大腿内侧,将嘴唇停留在三角地带。将丈母娘结实
丰满的双腿往外打开,肥厚的阴唇翻开,露出整个阴道口。借着夜色把舌头在阴
道与肛门之间的会阴处轻轻按摩。丈母娘心中虽然还有顾虑,但快感却根本阻止
不住,双手不自觉的捧着我的头往桃源洞探去。我趁机叼开一片阴唇,舌头却探
进阴道来回舔,只觉**泛滥顺着会阴流下来。下身骚痒忍耐不住,发出销魂的呻
吟声双腿,夹住我的头不住摩擦……

  爬起来仰卧,把丈母娘拉起来跨坐在自己的腰部,肉棒一耸再次刺进阴道深
处。她坐在我的身上晃动着屁股,双乳被我揉搓着,半乾的头髮披散在前胸后背
随风飞舞。摸了一会乳房,捧起丈母娘娇羞的脸颊,看着桂芝那种欲仙欲死又羞
愧难当的表情十分刺激。屁股也乘她坐落下来的时候狠命上顶,每次都触摸到子
宫口,俩人都沈浸在禁忌的刺激中……

  大战数番后,丈母娘早已完全放开。此时淫蕩无比,屁股扭摆着浪声四起。

  又狂洩了一次。我已经发现她打开了心结心中大喜,想坚守在不洩的边缘。
但精关把守不住,急忙将她掀翻在地跪在旁边,抓住丈母娘的头髮拉过来将精液
悉数射在她娇羞的脸上。末了又把还没完全软化的肉棒塞进她嘴裏抽送了几十下,
心裏虽然不愿意却又不忍拒绝,只好任女婿的肉棒在自己嘴裏进进出出……

  很快过了五天,家家户户又开始该乾嘛乾嘛。终于可以找到机会和丈母娘谈
谈了。我也明显知道她的心头仍有疑虑,虽不拒绝在她身体上乱摸乱亲,但硬是
不肯那根让她也极度渴求的肉棒插进浪穴。说是不能对不起女儿。虽然未能得逞
但我心中反而高兴。原来丈母娘只是不想对不起女儿,其他的顾虑都已经不是难
题了。如果说只有这个顾虑,凭我对妻子的了解,就相对容易解决……说也是怪
事,我和妻子同床快一年了,不见妻子有任何怀孕的现象,在村裏女人不能传宗
接代可是会被村民瞧不起的。想到这,我突然之间有了主意。不禁为自己的计策
得意起来……

  吃过饭后,我就把丈母娘拉进怀裏抚摸亲吻。很明显,丈母娘是洗了澡才上
来的。全身上下还散发着肥皂的香气。这裏是半山坡,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的胆子也稍微大了点,但她仍然犹豫,该不该抓住这难得机会再淫乱一
次?

  真的就如我所说,这事只要当事人不说就没人知道吗?想着想着,心裏一宽
身体也半推半就起来。我扯下裤子又把丈母娘剥得精光,看看那床本就是随便搭
起的估计承受不了俩人体重,于是分开桂芝双腿,令其双手趴在床沿,屁股翘得
高高的……

  我一手从背后伸过去玩弄乳房,一手抠进丈母娘淫穴裏。抠了一阵后把肉棒
插了进去。她又品尝到女婿这根肉棒,心中一阵满足。踮着脚尖任我的肉棒在屁
股上蹂躏。这次因不必顾虑被人听到,两人也有些放肆。丈母娘自己都想不到会
变得如此如此淫蕩。浪叫声肆无忌惮的从嘴裏飞出……乾了一会又把她推在床边
仰躺着,让她的下半身悬空。然后就自己走到床沿,抓起她的双腿用力一分,洞
门大开。肉棒在阴道内又做活塞运动起来……

  她双腿被我抓着,头颅左右摇摆,一付享受的样子,双乳颠得乱晃。看着自
己的肉棒在丈母娘阴道内进进出出十分好笑。这次没有顾虑,乾得快活无比。此
时她又洩了一次。我看着丈母娘又大又圆的屁股开始研究起来。桂芝的屁股又圆
又大很坚实,据说屁股大的女人生育能力强。要是天天和我这样下去肯定能生一
窝。我把她双腿放下,身子扳成侧卧,大腿和身体呈九十度角,自己仍然站在床
沿抽插……

  这麽美的屁股不玩可真是浪费。当我的小手指插进她屁眼裏,她的身体晃动
得更曆害了,立刻感到直肠壁箍住手指。看来还没被开垦过啊。今天有福了!我
兴奋的将手指涂满淫液,然后轮流插进肛门。被乾得大汗淋漓的她正猜想女婿这
是要乾嘛?就发现肉棒竟然换了地方往肛门插去。下身一股撕裂的痛感,比当初
破处还疼。惨叫出声来,屁股扭动着就往墙裏躲,但却被我用双手固定住动蕩不
得。直肠每次被肉棒抽送都疼得冒汗,却苦于无法脱身只有听天由命,任我来折
磨……

  说也奇怪抽插了几十下后,可能是痛楚减弱后竟伴随几分快感。直肠壁特别
是肛门周围,本就分布很多神经,比阴道敏感多了。因此一旦直肠适应异物后快
感就一波波袭来。丈母娘的哭喊又转变为呻吟,只觉得女婿的肉棒在下体的两个
洞轮流进入,有两种不同的快感交替在全身游走。受不了这种刺激又达到了高潮。

  那张小床差点被闪塌,志文越来越控制不住,最后把肉棒使劲插进肛门,在
肠道深处射了一堆精液……

  丈母娘得到空前满足,但还是摆出一付长辈的姿态告诫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坐好,诉说自己是多麽想天天拥抱着她入睡,她的肉体
是多麽让自己留念。听得她是面红耳赤,羞得把头压得低低的。听着女婿这些淫
蕩的语言,她的内心当然也是春意盎然……

  我看似无意实则有意识唤起她的回忆,不厌其烦地描述前几次她的肉体,如
何如何扭动令自己兴奋,叫床如何如何淫蕩让肉棒屹立不倒。她表面上拒绝着这
些声音,但那些刺激的场面又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裏闪过……

  我见时机成熟,于是问丈母娘:愿不愿意随时都可享受性交的欢愉?她听后
浑身一怔,心跳加速。自己何尝不想拥有那根肉棒呢?但…不行啊,向女儿怎麽
交代?知道她此时的内心十分痛苦。双手不由自主搂紧我。于是全盘脱出我的计
策:说她女儿我妻子可能没生育能力这事,日子久了肯定会成村民笑话,他们会
怎麽看待我这一家人?不如由丈母娘去劝说女儿,由她代替女儿生育。只要计划
得好,没人知道其中秘密的……

  丈母娘心中一动,也很奇怪。快一年了,以女婿如此强的性能力怎麽女儿就
是不见动静呢?不会生育的女人会被骂作母骡子的!假如自己不答应的话,女婿
因没有后代会不会哪天撇下母女俩离开呢?可是又一想,那自己以后岂不成女婿
的老婆了?当时羞得无地自容……

  见丈母娘脸羞得通红,手指羞答答的玩着衣带,猜想她已经心动。我又狡猾
地加紧攻势,向她分析桂花的心理,指导从哪几方面劝说容易成功……她始终一
直默不作声,心中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而我根本不待她有清醒的时刻,一直软
声劝慰。良久,她终于开口答应好好想一想,然后推脱时间不早了,起身收拾了
碗筷离开草屋。

  从此我每天轮流在她们母女俩房间内留宿。直到有一天,丈母娘悄悄告诉我,
说自己有40来没来好事了。听后我心中一动,跟妻子商量,为方便以后照顾怀孕
的丈母娘,不如三人同住吧。妻子很孝顺,也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不同寻常的家
庭关係,就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我把大床搬进丈母娘房裏拼在一起。当夜,母女
俩破天荒和我三人睡在一起。 .

  我睡在中间,偏头看看丈母娘又看看老婆,心中涌现无限幸福。她母女俩都
把背脊对着我。虽然母女共夫已成为现实,但半裸体睡在一张大床上还是羞愧难
当。我饶有兴緻的用手去抚摸母女俩的屁股,母女俩都不约而同的颤抖。我大感
有趣。把嘴伸到妻子的屁股沟上舔起来,为了故意要让丈母娘听到,所以舔得很
卖力。丈母娘听着女儿哼哼哜哜的呻吟,屁股又被志文的手指上下游走,心裏是
又惊又羞,**缓缓流出。我尽量把下体摆正,强行把丈母娘的头按在自己肉棒上
套弄……

  丈母娘无地自容,却不得不受我摆布。初时不敢看女儿的胴体,但耳边不时
传来享受的浪语。于是她的嘴巴也卖力的吞吐起来。一只手悄悄伸进阴道裏手淫。

  妻子被舔得春心萌动,听着母亲为丈夫口交发出的声音,自己也被刺激得浑
身燥热。我看到眼前的肉体一具肤色白晰一具顔色稍暗一个是光滑细腻一个是成
熟健硕。一时兴起,令母女俩并排跪在床上,厥高屁股将肉棒轮番插进去……

  不同的感受把肉棒刺激得坚硬如铁,不一会,两个屁股就被撞击出一片红色。

  我让丈母娘仰躺,妻子坐在母亲头上,享受母亲舌头的温柔。自己跪坐着抓
起丈母娘双腿,把肉棒狠命捅进去,而头伸过去叼住她的乳房吮吸……

  同时乾两个女人,虽然兴奋却渐感体力不支。于是就在床头让母女俩舔那根
肉棒。母女赤裸相向早已认命,在她们的思想意识中,阳具是最神圣的。两张嘴
把肉棒舔得通体晶亮,时不时舌头还互缠在一起。初时的矜持都消失了,反正都
是自己的男人嘛。

  就这样,每次我们三人轮番大战,赤条条的肉体沾满了三人的体液和乱七八
糟的**. 我恨不得再有个化身一同加入战团。精疲力竭后才把精液喷洒在母女口
腔内,左拥右抱搂着一老一少两具肉体睡去……